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永不消亡的毁灭——看《凯撒》有感

2017-10-27

“懦夫在未死之前就已经死了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莎士比亚

   

《凯撒》是由中国最年轻的艺术团体海南人艺所创作演出的包含音乐、舞台、肢体、话剧的跨界表演。

该剧可分为三个片段,导演兼主演邓菡彬老师一人分饰三角,依次扮演了凯撒大帝,将军,凯撒的情人埃及艳后。每一片段都以人物死亡为结束,片段间隔是独特的观众互动环节,美丽的舞者将带领观众参与到激烈的“谋杀”与“叛乱”中去。

开场是一段演员独白,邓菡彬老师以凯撒的名义拿着一只红蜡烛,“所有刺骨长夜,摇摇欲坠,你比我更像一匹野马,短暂而幸福的烛火……”二者确实有相似的命运,生的明亮热烈又短暂急促。

       第一片段,讲的是凯撒之死,五十八岁的凯撒死于将军和六十三个元老共同密谋的谋杀。刺杀的这一段极富乐感,两位舞者与主演随着激烈的背景乐而扭动,凯撒倒地的那一刻,两位舞者一边绕着场一边咆哮着出“自由”、“解放”。完美得融合了肢体与戏剧,通过肢体动作表达戏剧,在戏剧中体现肢体之美。

       第二片段,是参与刺杀凯撒的将军的主场,将军在人民的审判。同样是死亡,同样是三个人但与第一场凯撒之死又有这明显的差别。将军死时被被一条绳子捆绑,在我的理解里,这条绳子或许有更多的意义?实实在在的绳子、人民的怒火、将军内心的压力、愧疚等复杂的情绪……我不知道答案,也不需要知道,也许这才是表演的魅力所在。

第三场的开头很有意思,主演邓菡彬老师站着,两位舞者假装为其化妆,在观众们的疑惑中,主演说话了“我是女王……”。巧妙地完成了转场的尴尬并明确了自己的角色完成了反串。这一场中也有一场激烈的“动作戏”,这里先给大家留个悬念。

该剧的的灯光设计也很有意思,每一场的灯光呈现一致,例如当说到“凡是重大事业免不了要流血……”全程的白光迅速转换成红光,整个舞台沉浸在红色中。红,绿,蓝,紫……不同的灯光带有不同的情感色彩和渲染了不同的舞台气氛。而大面积的色彩是为了突出强调这些效果。

邓菡彬老师的台词功底非常扎实,作为全场唯一有台词的人,他的叙述不缓不慢娓娓道来,感情真挚而到位。我看到了一位优秀艺术人对艺术的对戏剧的爱。

       张弛有速,疾缓有度。你永远不知道在一段平静自然叙述的下一秒会不会有突然爆发的暴雨式的咆哮。音乐与灯光,音乐与演员,灯光与演员……有关舞台的所有元素都以最恰当的方式配合着,一加一大于二,这就是舞台的魅力。

       戏后邓菡彬老师谈到,剧中时不时出现的激烈场景以及碎片化不完整的叙述,目的都为了打破环境,突破日常。平静和完整会让观众有机会填充入自己生活到剧中,从而去判断剧中人物的对错,从一定意义上失去了戏剧化的目的。我似乎是有那么点理解跨界演出的独特之处了。我们不是要去探讨凯撒或者任何人的对与错,评价他的功与过,而是单纯地去欣赏一场盛宴去理解一份感动。

本场表演的看点很多:精彩的一人多角、观众互动环节、时时刻刻存在的舞者、意想不到的道具使用和出人意料的狂躁……都值得大家去品味感受。

凯撒之死是永不消亡的毁灭,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那一块令人神往的土地在今人的努力下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得到纪念。戏剧的人生,人生的戏剧,有你才精彩。(文:赵娜  编辑:榕树)

[返回]


冕宁县 | 西盟 | 分宜县 | 天长市 | 汉源县 | 岐山县 | 金川县 | 万载县 | 高阳县 | 武冈市 | 红桥区 | 兖州市 | 泗洪县 | 福海县 | 新民市 | 大田县 | 全南县 | 庐江县 | 博野县 | 和平县 | 沙河市 | 禄丰县 | 庆安县 | 灵川县 | 澎湖县 | 满洲里市 | 古丈县 | 巩留县 | 措美县 | 陆河县 | 榆树市 | 白朗县 | 瓦房店市 | 班玛县 | 饶阳县 | 金阳县 | 乌苏市 | 新营市 | 油尖旺区 | 噶尔县 | 四川省 | 临邑县 | 永吉县 | 师宗县 | 固始县 | 崇文区 | 大埔县 | 青铜峡市 | 朝阳市 | 中阳县 | 高阳县 | 梨树县 | 安新县 | 蓬安县 | 龙口市 | 彰化县 | 襄城县 | 精河县 | 平湖市 | 浠水县 | 民勤县 | 富川 | 六枝特区 | 南澳县 | 宁国市 | 房产 | 康马县 | 衡阳市 | 鸡泽县 | 镇平县 | 富源县 | 库车县 | 前郭尔 | 黎城县 | 屏东市 | 新津县 | 阳西县 | 亳州市 | 榆林市 | 潢川县 | 手机 | 天津市 | 张家口市 | 黄山市 | 淳安县 | 五常市 | 交口县 | 苏尼特左旗 | 三明市 | 页游 | 姜堰市 | 岑溪市 | 忻州市 | 鄂州市 | 临潭县 | 门源 | 沧源 | 富川 | 渑池县 | 临沂市 |